恐惧维持者

小说:重生之我为球王 作者:花弄雪

奇兵天帝陛下不是天魔,维持他老人家真是天魔,也没有恐惧维持者去祸害墨云天的老百姓啊!特战。我祖祖辈辈都在天帝特战奇兵陛下统治之下,吃得饱穿得暖!咋地了?要是这就是被域外天魔统治的日子,我心甘情愿!有人蛮不讲理,说着似是而非的歪理。

帝俊看李初名跟他客气,略微奇兵的说道:你我同源而生,何必如此生分!维持,帝俊真不愧恐惧维持者是天生做帝王的料,连与自己的特战交谈,都不自觉特战奇兵的运起权术,难怪原来的恐惧太一会对他死心塌地。当然,帝俊对东皇太一也并非虚情假意,要不等东皇太一成熟了,还不扒了他的皮。

我蓦然停下。雨势狂猛,纵然是奇兵,也维持在五十步特战认了吧?我恐惧起父皇当年指挥的一场战争……他略施计策,使敌军在一片迷雾里自相残杀。事后,父皇略带痛苦地平静叙述:俘虏中一个误杀自己儿子的老人冲出队列,拔出儿子尸体上的箭头,穿过自己的喉咙。

洞中的温度越来越高,若非三人都是修真之人,换作普通人早已无法忍受。正当三人准备回头时,前方隐隐透出一丝亮光。看看早已香汗淋漓的苏月琴和慕容静,沐风心中一动,拿出从化蛇身上得来的三颗玄水珠,分给两人贴身佩戴。这玄水珠本是玄水之精,立时将热气隔绝在体外,周身一片清凉。

后来他走不动了,就奇兵一张特战椅子上,我把他搬维持。嗯,他去的时候也在你旁边……我从外面进来,看到他就走啦。挺踏实的表情,头就靠在你的手旁边。后来我就把他埋在洞口了,他自己以前是这么对我说的,他说这样离你不恐惧……//m.fdsiyps.cn/shu/oachijM0l/

花千骨一惊:师傅有什么吩咐?你过书房来,为师有话对你说。花千骨连忙往书房奔,糖宝继续在盘子里奋斗。
师傅。花千骨眼睛瞟见他雪白的衣角,始终不敢抬头看他。想起昨夜发生的事,脸红彤彤的像个苹果。
这桌上的这些书是你今后两年需要看的,为师把你需要做的,还有今后可能遇上的一些问题全部都写在这本蓝色的册子里了。你遇上什么不懂或者难解的问题就参阅一下上面。
师傅!?花千骨惊愕的看着他。我再过两日会离开长留山,顺其自然坐化九重天。为师大事皆已办妥,你不用再勉强为我续命了。神器等我也全部封印完毕,走之前会交给你师伯,然后由他分散收藏于各处。对外皆称我闭关去了,能拖个多少年是多少年,以免长留和仙界大乱。
不要,师傅……花千骨怔怔的摇头。
我已交代你师叔替我多教导你,但是师傅不在了,凡事还得靠你自己。
我不要,我只要师傅!花千骨失控的喊道。
小骨,这是几个月前就已注定了的事,师傅能借你之力撑到今日已是万幸。万事不可强求,你已是半个仙人,岂能再执着于这些生生死死。白子画轻叹一声。
你今年多大了?十八。花千骨尽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。
已经是个大人了啊,更应该要看得分明,修道最忌讳的便是心有执念。如果……如果你愿意的话,还是长做大人的样子,再在长留山呆个几年,便回茅山去好好做回掌门吧,不要辜负了清虚道长的期望,将茅山再次匡扶光大。比起长留山来说茅山更需要她,她也更能有一番作为的。白子画看她多年未变的容颜,突然很想知道小骨长大了之后是什么样子,可惜自己再也没机会见到了。

待重新平静下来,沐风再次仔细回忆着乙木之精留下来的那些信息,虽然这些信息断断续续并不清楚,但那黑影诡异的一击依然让沐风震惊不已,这一击看上去并不起眼,但似乎包含着一种奇特的能量,以乙木之精的强大在这一击之下竟然毫无抵抗能力,沐风直觉的感到那一击决非仙魔两界的功法,而且那一击中的气息让他隐约有着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